某某某阿里店铺

猪肉价格又涨 分析认为:新一轮猪周期已经启动

浏览量: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4-13    编辑:http://www.xudahj.co

 

  同比连降25个月后 猪肉价格又涨  

  3月份CPI同比上涨2.3%,重回“2时代”;有分析认为,新一轮猪周期已经启动,或给通胀带来一定压力

猪肉价格又涨 分析认为:新一轮猪周期已经启动

  3月CPI重回“2时代”。4月11日,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,3月居民消费价格指数(CPI)同比上涨2.3%。其中,猪肉价格上涨5.1%,为同比连降25个月后首次转涨。

  分析认为,新一轮猪周期已经启动,5月左右猪肉价格将快速上涨。在上涨空间上,有机构认为,年内猪肉价格可能超过历史高点,当前仔猪价格具备50%以上的上涨空间,叠加非洲猪瘟的影响,本轮周期弹性将更大。猪肉价格的上涨会给CPI通胀带来一定压力。不过,年内通胀不应成为制约货币政策操作的主要因素。

  从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(PPI)表现看,PPI环比在连续4个月为负值后转正,3月PPI环比上涨0.1%。分析认为,预计二季度PPI还会有所上涨,上涨幅度要看二季度之后稳投资政策的力度和效果。

  连降25个月后转涨,猪肉价格同比涨5.1%

  今年2月份,全国CPI价格同比上涨1.5%,这是继2018年12月份1.9%的同比涨幅后,连续第三个月处于“1时代”。3月份同比涨幅扩大0.8个百分点,3月CPI同比上涨2.3%,重回“2时代”。

  食品价格上涨是拉动CPI同比扩大的重要原因之一。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,3月食品价格同比上涨4.1%,影响CPI上涨约0.82个百分点。春季是蔬菜上市的淡季,加之受多地低温阴雨天气影响,鲜菜价格上涨较快,同比上涨16.2%,影响CPI上涨约0.42个百分点;猪肉价格上涨5.1%,为同比连降25个月后首次转涨,影响CPI上涨约0.12个百分点。

  从往年来看,春节长假之后消费旺季结束往往导致物价走弱,2013年以来的每年3月CPI环比都是负增长,呈典型的季节性波动。

  从环比看,今年也不例外,3月数据显示,CPI由之前的上涨1.0%转为下降0.4%,食品价格由上涨3.2%转为下降0.9%,非食品价格由上涨0.4%转为下降0.2%。其中,部分鲜活食品价格节后回落。鸡蛋、水产品和鲜菜价格分别下降6.0%、3.6%和2.6%,牛肉、羊肉和鸡肉价格分别下降1.8%、1.7%和1.6%,上述六项合计影响CPI下降约0.21个百分点;非洲猪瘟疫情发生势头趋缓,各地猪肉价格涨跌互现,全国平均上涨1.2%,影响CPI上涨约0.03个百分点。

  PPI环比连续4个月为负后转正

  PPI回升,工业领域通缩的风险有所减弱。

  从同比看,PPI上涨0.4%,涨幅比上月扩大0.3个百分点。从环比看,3月开工旺季,需求阶段性上升,加之国际油价上涨,共同推升PPI环比在连续4个月为负值后转正,PPI由2月下降0.1%转为上涨0.1%。

  PPI出现触底反弹的主要原因是生产资料价格上升。据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统计,3月流通领域中主要生产资料有52%的产品价格上升、44%下降、4%基本持平,价格上涨的产品增多,近5个月来价格上涨的种类首次超过半数。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也有所回升,工业购进端和产出端价格都有上涨,表明工业需求和生产可能有所改善。

  “宏观政策趋向积极、逆周期调节力度加大带动需求改善,特别是基建投资的力度加大,对工业领域的带动作用有望持续显效。”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解释。

  从未来走势看,二季度PPI有望小幅上升。连平认为,宏观政策趋向积极、逆周期调节力度加大带动需求改善,特别是基建投资的力度加大,对工业领域的带动作用有望持续显效。预计二季度PPI还会有所上涨,但是整体需求仍然偏弱,很难支撑PPI同比涨幅在短期内扩大到一个很高的水平。PPI上涨幅度存在不确定性,未来走势要看二季度之后稳投资政策的力度和效果。

  ■ 分析

  新一轮猪周期已经启动?

  对于未来CPI走势,分析认为,需要关注猪周期的影响。

  “从生猪低存栏、仔猪价格大涨、猪肉淡季上涨等来看,供给端对猪价的推动将越来越明显,新一轮猪周期已经启动。”联讯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奇霖表示,今年通胀的风险主要来自于猪肉项,由于低存栏,年内猪肉价格可能超过历史高点,给CPI通胀带来一定压力。“不过这并非需求拉动型的通胀,能否对货币政策形成掣肘,要视CPI通胀高位的持续时间和经济基本面状况。”

 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持有类似观点。在他看来,未来猪肉价格可能还有明显的上涨趋势。受翘尾因素和猪周期的影响,二季度CPI同比涨幅可能仍会上升。“考虑到年内经济仍有下行压力,需求带动核心通胀大幅走高的可能性不大,二季度核心CPI可能保持在2%左右。未来货币政策应以扣除食品和能源价格之后的核心CPI作为政策决策的依据,年内通胀不应成为制约货币政策操作的主要因素。”连平谈到未来的货币政策时补充。

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foot.htm"